254774085 400 000 0453
雪乡文化

诗文集锦

东北之行

日期:2014-12-24 08:54:45

   在游三峡的客船上,我与一对铁岭的母女和一位抚顺的叔叔同住一间,她(他)们跟我唠些东北的话题,让我一定要找时间去东北玩。我当时只是答应着,却没想到会这么快。现在想来,好像一切都是注定的,为什么那次的房间里除了我都是东北人,为什么在距离去东北最近的一次旅行让我遇见她(他)们。缘分是这样的神奇,神奇到令人后怕。原来一切真的是有冥冥注定,以前的任何一次偶遇都是在为未来做铺垫,或是相识至相知,也可能是相熟导致轻蔑,或者单纯只是上天想让你得到的一点感悟而已。

 

 

    每年冬天我都会想一个问题,那就是今年冬天会不会下雪,然后我就从冬去盼到春来,期间如果下过一场甚至只是一场小雪都足以让我雀跃,典型的南方孩子,北方孩子知道了都是要笑话的。就像这次去之前被一个北方孩子笑话我认为雪一沾身就会湿了衣服一样,殊不知北方的雪不像南方的雪水气多,融化快,人就算在北方的雪里打滚,爬起身抖抖也就是了。

 

    这次正好遇上从上海飞往沈阳的特价机票,第一次坐了飞机,却并没有想象中的激动或是兴奋,可能是从小就开始盼望,期待太久,反而把新鲜感磨掉了。就像中考后父母说要带我去北京却迟迟才成行,我的心情也从最初的兴奋转成失望直至最后归于平淡。看来,一切要趁早,否则连对生活中新鲜事物的感受力都降低了。飞机起飞时并没有传闻中的不适,稍微的失重也可以忽略不计。飞机穿过对流层平稳到达平流层,机身下云海飘渺一片,让我很长一段时间误以为是陆地上的大海。从来没有离太阳这样近过,刺眼的光线没有任何阻碍地就透过舷窗直抵我的脸颊,冬日的阳光竟也可以如此不温柔。飞行时间不足两小时,却也因为太累而一路睡过来。快到目的地时,机身开始前倾,飞机迅速飞离平流层,穿过层层云团飞向陆地,东北的景象也逐渐清晰。前两天刚下过雪的东北大地被一层雪被裹着,间或几个黑色疙瘩隆起。沉睡中的东北平原像被篦齿梳过,齿痕横竖排列着。汽车常碾压的公路已成镶着白边的黑丝带,在肥沃的土地上蜿蜒。

 

    出飞机前把自己包得很严实,以为会很冷,可出来后却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不能忍受。随后,我们赶去火车站转战哈尔滨。刚踏上哈尔滨的土地,我们就领教了那里零下十几度的温度,各种装备都得用上。那边的风是凛冽刺骨的那种,你如果把脸完全裸露在空气中,不一会儿就要被风割疼。刚出站,一座冰雕的城堡就立在路边,五彩的灯光把它装扮得如水晶宫般如梦似幻,没想到单纯的红、黄、蓝、绿与冰雕这么一结合,颜色的美被放大了无数倍,无色的冰雕也灵动活泼了。我们到旅馆休整好后正好去附近的中央大街逛夜景。一推门,漫天竟飘起了小雪,夜景下,竟粒粒晶莹。这是我今年看到的初雪,心情也顿时跟着雪花明亮起来。中央大街被称为“亚洲第一街”,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文艺复兴、巴洛克等多种风格的建筑在灯光下璀璨夺目,所以中央大街也被称为建筑艺术博览街。中央大街的路面是由光滑的方块花岗石铺砌的,薄薄地一层雪花落在上面,恰似荧光粉洒落了一地。穿着雪地靴踩在上面,还能听见轻微的“咯吱”声。街上人潮流动,游客或涌进商铺,买些极具特色的俄罗斯小商品,或站在路边吃美食,冰糖葫芦、烧烤、马迭尔冰棍都是很不错的选择。你也可以随着人群缓慢移动,抬头就能欣赏欧式建筑,转首即能观赏到冰雪雕成的各式形状。人们脸上都洋溢着微笑,与新年的喜气氛围融为一体。街道的尽头是哈尔滨防洪胜利纪念塔,是为纪念哈尔滨人民战胜1957年特大洪水而于次年建成的。再往前走是印有“冰雪欢乐谷”的雪雕城门,进去后只见里面乌压压一片人。小伙伴把我也拉进去,我这才得知我踩着的竟是松花江。我瞬间亢奋了,以前只在地图上看过的松花江居然在我的脚下,而冬日里的它竟如此温顺。

 

    回到住处已十分疲惫,等过跨年,一觉天亮。第二天去了索菲亚教堂,感受了下白天的中央大街,还去到冰雪乐园玩爬犁、冰地自行车等。之后我们步行穿过松花江,江面上一片白雪茫茫,在夕阳的余晖下,雪粒金灿灿,明晃晃,甚是迷人。江面的温度比陆地上低了好几度,可我们却捉弄起了夕阳,对其各种吞、捏、抓、揉、打。到对岸稍作停留后我们又原路返回,这时夜色已来临,站在江中,望向两岸,灯火烧红了半边天空。很喜欢在路边看到的一句话“松花江的风景在岸上,岸上的风景在松花江里。近了,只有风;远了,才有景。”其实,近景有近的可爱,远景有远的恢弘,关键还是看是否有一颗善感的心。凌晨零点多,我们坐上了去牡丹江的火车,可哈尔滨还留有我的遗憾,因为冰雪大世界由于各种原因终未成行。虽然我笃定我今生只会去一次哈尔滨,但既然留有遗憾,或许这是在为未来的某一天埋下伏笔,谁知道呢?

 

    在哈尔滨街头我看见店家把雪糕直接丢在门口的纸盒子里卖,我顿时醒悟,我居然一直是在“冰箱”里行走。可一到达牡丹江市,我知道,我把自己放进了一个温度更低的“冰柜”。早已联系好司机,半小时后,我们坐上了开往雪乡的汽车。雪乡原名双峰林场,位于牡丹江市下的海林市长汀镇,距离牡丹江市170公里。这里降雪频繁,积雪期长达七个月,且雪质好,粘度高,被誉为“中国雪乡”。连日的奔波让小伙伴们都倦极了,伴随车子有节奏的摇晃都打起盹来。等我们睁开朦胧的双眼,一轮火红的日出已跃出地平线,温柔地注视这雪白大地。玻璃窗已被冰住,我们懊悔无法打开车窗拍下这美景,只能边懊恼边惊叹。车内的暖气已在车窗上固化为一层霜花,橙色的光线映照在上面,竟晕成了一幅雪日初升图。之后,我们又昏昏睡去。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抵达了这童话的故乡。居民的房檐已被层层叠叠的雪覆盖,纯净洁白,有如糕点师傅来回淋上的奶油,差点就要满溢出来。串串冰柱就那样直直地从檐下流淌出来,锋利无比的样子。路边的松树被厚重的雪压住,恁是昂起头把身子挺得笔直。远处的林场在皑皑白雪的点缀下,竟直接成了水墨画上的景致。居民把白雪垒成售物的柜台,摆上各式雪糕和冰冻的水果出售。或者堆个雪人把它用来插冰糖葫芦,鲜红的山楂被糖冰封住,在白雪的映衬下煞是好看。在深达一米多的雪里,居民随便挖几个窟窿,就成了天然的户外冰柜了。这里的一切本是那样平凡,可上天一眷顾,雪花瞬间把这里变成了童话世界,南方的孩子不能不深以为妒。道路上,人们高兴地玩着狗拉雪橇、马车,笑容时时在脸上绽放。

 

    我们到预订好的家庭旅馆把东西放下,才第一次见识了北方的炕。炕上可以横睡五六个人,炕下一个小洞可以烧柴火以保证炕的暖和。吃过午饭后我们出门遇上一位体型彪悍的大爷,身着羊皮背心,憨厚的脸上一抹八字胡须,典型的东北大汉模样。大爷的马车价钱公道,我们雀跃着跳上马车跟着大爷向深山进发。大爷在一处完整度较好的雪地停下,把我们带进去玩雪。那里的雪深可达一米厚,躺进去能没掉半个人。我们在雪里极尽破坏之能事,各种摸爬滚打。我们还分成两队打了一场由大爷配音的雪仗,用大爷的话讲,那个场面,真是太火爆了。回程后,正是晚饭时间,家家户户的烟囱里有缕缕白烟汩汩冒出,房顶上白雪层层,这一热一冷竟是一种颜色,配合远处的林场作为背景,这异乡顿时变得温馨起来。晚上雪乡飘起了雪花,在风力作用下,雪花打横飞舞,所谓的“漫天飞雪”就是这样的景象吧。夜晚的雪乡异常迷人,每家每户的门口都挂着大红灯笼,雪花打在上面自动堆成了一顶白皮小帽。灯笼上印着“瑞雪兆丰年”几个字,我觉得没有比在这里更应景的了。看完二人转后,我买了一串糖葫芦,因为我固执地认为冰糖葫芦就应该在这种飘雪的寒冷地方才能吃得出它的原味。

 

    第二天我们赶早去山上看日出,山上的积雪很厚,路上只有一条车辙印供汽车行驶。我们等候日出的地方视野异常开阔,一大片都是完整的积雪,偶尔几颗孤零零的小松树立在雪地中间。捧一抔白雪洒向空中,心情也有如这散开的雪花扩大开来。无独有偶,我们上次在黄山观日出遇上遮挡物,这次的日出干脆就直接躲着不出来了。远处的山峰之上,天空只是渐渐明亮,透出些微被染色的光晕,日出始终没有出来。大家不免扫兴,可谁料在回去的路上,太阳竟在云层后探出了半个头,周边顺时就被镀成了金色,看来最美的景色都是留给坚持到最后的人的。路边,雪花缀满了枝头,开出一树的繁华。白色的枝干在晨曦中伸展着懒腰,好像它长出来就应该是这个颜色。白地毯在车底不断地向前铺展,那一刻,我才真正知道了什么是林海雪原。早饭后和小伙伴们到雪场滑雪,我能说我是连摔三次才滑下来的吗?之后玩的雪圈很是刺激,算是在雪乡最后的狂欢。中午我们就动身离开雪乡,雪花仍旧飘飘洒洒,迎来送往一批批游客,可它是否知道在它以后迎来的游客里可能不再有我了。

    东北黑得比较早,五点多天就已全黑,加上路面结冰,车轮不时打滑,不过幸好我们都安全抵达火车站,坐上了从牡丹江到沈阳的火车上。早上醒来,窗外的红日正从东北平原上冉冉升起,可爱极了。一出沈阳车站,就有沈阳互友会的会长来接站,据说都已经等了两个小时了,让我们大为感动。吃过早餐后他带我们前往沈阳故宫参观。在故宫门口,我们陆续见到了其它的沈阳互友,并相互认识了。在沈阳互友的陪伴和讲解下,我们先后参观了沈阳故宫和张学良的大帅府。现代人参观古代人的住处,古代建筑伫立在现代都市之中,总让我觉得不可思议。闻着历史的厚重感,想象着先人的杀伐决断和喜怒哀乐,总有一种时空交错重叠之感,可无奈身边的人声鼎沸却总能把自己拉回到现实。动辄就是一拨人闯进清宁宫、永福宫,一番拍照讲解后,又匆匆离去。参观此类建筑,最好是能先前做足功课,然后一个人慢慢走入,静静地去感受历史,任何太喧闹的声响都会成为亵渎。可惜我们要着急赶去机场,吃完饭后就与沈阳互友匆忙道别了,但沈阳互友的热情好客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想罢这次旅行我是永生难忘了,就那么短短几天,经纬度不断地在改变,身边景物也不停地在变换。这次旅行,我逐渐看清身上的一些性格缺点,也让我明白无论在何时何地,我们都是在拖带着之前经历的整个世界在旅行。所以大家不妨离开原地,与远方交换时空,拿现在去与未来碰撞,惊喜和感悟总会不期而至。这次,我像是把一辈子的雪都看完了似的。上午,天空稀稀落落地撒了点雪花,至晚间都未形成积雪。但是幸好,就算今夜躺在法院宿舍,我一闭眼就能想起哈尔滨夜间发光的雪花和雪乡漫天舞动的雪片,足矣。

   (作者单位: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人民法院)

地点:黑龙江省大海林林业局      电话:0453-7550244,7550285      传真:0453-7550244

旅游服务电话:0453-7410858(传真)    18045399828

页面版权:中国雪乡 黑龙江省大海林林业局      黑ICP备09095964号